2016年8月5日星期五

Tangkap Najib! (365th day)


自一马公司的弊案后,我在个人脸书,每一天发出“Tangkap Najib!”的呼吁已经整整一年了。三百六十五天的呼吁是一个记录,记录马来西亚司法三权的彻底崩坏。针对国家领袖公然的贪污,1MDB一马公司证据确凿的腐败,执法部门完全没有采取应该有的行动,国会议员全体失责,以致本是国家的问题,演变成为国际性的大丑闻。

或许有些人误解我这样的呼吁像是一种许愿,一种咒诅,因此等着要看何时生效。所以一些人说“好像没用啊”,一些人则说“不需要啦!”,一些朋友则好意劝我要低调,谨慎点...

不!我的本意不是如此。我是特意的要公开记录一个不可妥协的心声。这样的不满和担忧是需要公开,也必须是公开的表达和谴责的!因为贪腐到这样的地步,也可以不受法律制裁,人民也还能马照跑,舞照跳,不愿公开谴责发表心声,那么我们国家就可说真是彻底崩坏了!证据都摊在阳光下暴晒了,我们还可以选择性失明,都可以当做没看见,这样更严重的事必定随之而来,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唉!一年了!我是感到无力与失望的。我们岂止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更多是“看不到出路”的茫然。所有所谓“合法”诉求公义的途径,都被不法之徒辖制掌控了。我想除了走上街头,别无他法。

一年的呼吁,是一个象征性的记录。记录国家体系崩坏的事实。
一年的呼吁,也是一个文字的记录。让后人谨记国家曾有的耻辱时期。
一年的呼吁,是完整的记录,足够表述了,就此停止。

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Malaysia Boleh!


我早说过,马来西亚是个公义难以伸张的国家。这都是因为政客的自私贪腐,民族种族主义作祟,人们只看眼前利益,完全埋没良心。在这里,正义女神不是蒙眼的,而是睁眼徇私,判罚因人而异,以肤色为参考;她的天平是倾斜的,从政治,经济到教育,都是明目张胆,制度化的偏袒;祂的宝剑不是斩除邪恶,而是随着执政者舞动,助纣为虐。

如今,这种不公正,荒谬,连体育也被感染了。这事件就发生在大马杯赛事。雪州发展局主场对垒吉打,第58分钟吉打攻入一记漂亮自由球,使吉打队得以以2比0领先。而就在吉打球员欢乐的庆祝进球时,雪州发展局则直接开球进攻,在多打少的情况下攻入一球。吉打球员当然忿怒抗议,但主裁判还是判进球有效。这视频在网上疯传,马国再一次成为国际笑柄(早前当然是纳吉以安全理由不敢出席在自己国家举办的国际反贪大会)!

显然的,公义,公正这等美好常识,在我们这里已经模糊了。我们好像变得不懂得分辨了。雪州发展局球员多想赢球都好,怎么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开球进球?不觉得丢脸吗?体育精神是什么?精神病吗?球证怎么可能判进球有效?精神病吗?在这样的国家我们还不变成精神病患吗?真是Malaysia Boleh!!!

我们真是需要身体力行教导儿女何谓公义,公正和良善。绝对不能靠国家,法庭,学校来教导。告诉儿女贿赂是黑暗丑事,而不是方便解决问题的方法。告诉儿女挪用公款买公寓,将不属于自己的钱,存进自己的户口是懦夫行为,而不是聪明智慧和可赞赏骄傲的事。即或是执法单位不做事,法庭判无罪,我们也应该要有分辨的能力。

是的,孩子我们的国家很不公正,但不要灰心,不要丧志,公义的太阳与我们同在,让我们一起打这美好的仗。一起打,好吗?


2015年11月14日星期六

Tangkap Najib!(100th day)


纳吉被揭发将26亿令吉存入自己的私人户口后已经一段日子。我在等待多时仍没有看见纳吉任何的解释,也没有看见执法部门有任何的行动后,在86日开始在个人面子书发出“Tangkap Najib!”的呼吁。接下来的日子,我每一天在面子书上呼吁,如今来到1113日已经满100天了。

100个日子,马来西亚变得更加黑暗,处境更加恶劣。执法部门反贪会仍然没有任何的行动,只是最近才表明要向纳吉问话,只等待纳吉给时间。我说过,在巫统政权底下,马来西亚已经成为公义难以伸张的国度,如今更是完全揭露。即或是巫统元老马哈迪如何施加压力,纳吉政权还是不动如山。纳吉没有被问责,对付,更显示马来西亚司法三权的全然堕落。这种堕落,连带影响污染整个国家走向没落。特别是这100个日子更是让马来西亚加速沉没。就因为要保住政权,巫统大玩种族主义,已拥有特权,却仍然示威诉求他族的尊重,即或是不断羞辱他族,制造分裂也在所不惜。就因为要保住政权,巫统也鼓动宗教主义,借以推动回教化政策,公然以回教为麻醉马来社群的鸦片,让空有宗教热心人淹没了是非之心,却装作看不清巫统领袖在敬虔装扮底下,极度贪腐的内在。追求公正,公平,公义的诉求被标签为对马来人和回教特权的质疑。难道马来人或回教徒都是贪腐的?难道这个族群,这个宗教这么懦弱得非要轮椅拐杖不可?即或只为了保全吃的朱门酒肉臭,那管路有冻死骨的马来领袖,而典当族群尊严,人格,常识和国家的和平,经济,及宗教的美善公正也在所不惜?

盼望大家醒醒,因为贪腐的领袖所带来的糟糕的恶果不会择人而噬。 GST带来的涨价潮,马币的可怕下挫,并不会只让不断被骂为“外来者”的华人和印度人受害,而是不分种族,不分宗教皆无一幸免。马来西亚人,我们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都在受苦。值得吗?一个不理国家未来,蚕食国家所有光明的不道德领袖,值得我们以整个国家为代价吗?


在接下来的日子,我会继续呼吁,继续祷告,继续表态,直到纳吉为自己的恶行付代价为止。我不会移民,不会逃避,因为这是我的国家,Tanah tumpahnya darahku。盼望你也和我一同在面子书上呼吁,表态(从101天开始),因为公义不能妥协,我们国家和孩子的未来不能被典当。Tangkap Najib!!!

2015年10月16日星期五

重拾教养的本质


分数真的那么重要吗?我的意思是,学校考试成绩的分数真是具有如此决定性的影响力?能决定一个人能否有快乐,满足的将来或成功富裕的人生?或决定一个人将来能否对社会能有美好贡献和建设?显然不是。难道目前对社会有贡献和建设的人都是以往中小学成绩特优的人?难道现在过得快乐满足的人过往都是每一科目考获高分数的人?

不!我爹不是,我娘也不是。他们那个年代读书的机会都不多。他们过得不过不失,有快乐的时候,也有难过的时候,但从来就和学校成绩分数没有关系。我小时考试分数不好,中学成绩中等,没进大学,却报读了我热爱的纯美术系,成绩还算不错。但带给我成长和满足的是创作的过程许多的经历,学习和思考。这些都深远的影响我的方向和未来。说真的,我都忘了我当时的成绩和分数了。后来因为信仰的经历,报读神学课程,从学士读到硕士,成绩都属中上,这些经验都帮助我面对教会里的种种挑战。再一次的,分数都不是那么决定性的影响我(至少我太太在考虑是否要嫁给我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成绩和分数)。当然,我不是说我已经完全了,够了,我越过了正规学习,却仍然在非正规的学习中,不断追求成长。所以我说,课业分数成绩没有那么决定性的约束力,能说明一个人的将来是否成功,快乐,满足和有建设。

若是如此,一些家长们单单的以成绩和分数来看待儿女的成长,预测他们将来的幸福,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迷思。我们不能单以成绩和分数定义一个孩子的价值。最近一则新闻报导让人感到非常的痛心。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18岁女生因为嫉妒姐姐比自己优秀,感到父母偏爱姐姐和弟弟,而跳楼自杀。报导指出死者父母对儿女的学业要求严厉是希望他们日后能成为人中龙凤,因此常常以姐姐为榜样鞭策死者学习。死者也因此一直视姐姐为竞争对象,努力追赶,去年还在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中囊获9A佳绩。但是显然的这样的鞭策,虽然让死者成绩优越,却造成死者对姐姐心生怨恨,更认为父母偏爱姐姐。一念之差下,以结束生命来控诉不满,造成悲剧。这肯定让父母懊悔不已,也叫旁人难过。惟愿这件事成为为人父母的借鉴,打破以成绩和分数定义儿女的迷思。

父母在教养儿女一事上应当有正确的观念和目标。分数和成绩并非绝对,不能以为只要确保孩子成绩优越就完成了教养的责任。教养的目的,就是要建立孩子成熟的生命。让他们有足够成熟度去面对和建设他们的人生。所谓长大成熟的生命,最基本的是个人能够自主独立,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具备良好品格与情绪管理能力。这些才是父母教导孩子的最基本和重要目标。孩童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步学会他们年龄层当学会的事。从他们能自己穿衣服,穿鞋子,到冲凉,到慢慢能帮父母作家务,独立面对课业的学习,学会与人沟通,学会表达意见,管理情绪,承担责任...等等。这些都渐渐的建立孩子的品格,自信和自我的发展。


我想,父母能够专注如此培养孩子就已足够了,也可以说是已经尽了教养的责任。成绩分数这方面则需与学校配合,帮助孩子有所学习。父母实在不应本末倒置,过分在意孩子的分数,却忽略了建立孩子成熟的生命品格发展。当孩子从小就被如此建立,就会越来越轻松,孩子也会越来越有自信,成熟与快乐。孩子成熟快乐岂不是为人父母都乐意看见的吗?盼望父母们都能重拾教养儿女的本质。衷心祝福大家!
文章刊载于《博爱心旅》第112期,10月号

2015年8月28日星期五

请不要说你没有平安


基督徒要不要参与Bersih 4.0?
其实弟兄姐妹们真是可以根据任何理由选择参与或不参与。
你可以说,我不认为一定要上街表态,也可以说时间安排不到,或者诚实的说我感到害怕...。其实什么理由我都尊重,但请你不要说“我没有平安”。

一些基督徒说他祷告后觉得没有平安,因此不会参与Bersih 4.0,乍听之下好像很敬虔,但实际上这是搞不清楚状况的借口。请问一个消防员来到火灾现场,能不能因为感到没有平安而不救灾?一位警察看见盗贼干案,可不可以因为感到没有平安而不愿抓贼?当路人甲看见另一个人在欺凌弱小,能不能因为感到没有平安而拒绝解救?消防员,警察,路人甲是有可能因为害怕而不敢行动,也可能因为私心(着火的屋子是敌人的,窃贼是自己的弟弟,欺凌者是老板的孩子)而不行动,但是他们就是不能说是因为感到没有平安而不行动。因为灭火、捉贼、帮助人是他们不管有没有平安都必须要完成的职责。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迦书六章8节)。神的旨意非常清楚:就是要人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和祂同行。因此,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是人不管有没有平安都要以顺服来回应的。所以,面对公然贪污,只手遮天,贪腐不义的执政者,主的门徒要以基督的公义谴责他们的不义,以基督的怜悯责备他们的残忍,以基督的谦卑抵挡他们的狂傲。这是必须作的事,而不是有平安才作的事。

此外,我们也当反省,当我们说我们没有平安时是什么意思?是上帝没有允许我参与集会?还是我感到害怕没有力量?若是前者,那么我要问的是,遵行神旨意乃是必须的,那么在马来西亚现在的情况下,除了Bersih 4.0以外你是否还有更好的遵行神旨意的方式?若是后者,那么我要告诉你,我也是感到害怕,没有平安。特别是这次的集会,总觉得我们会经历纳吉政府垂死挣扎的疯狂。但是,正如我所说的,神的旨意不是选择性顺服的,不是以有没有平安来决定是否尊从的。反之,我认为神的旨意是即或我们没有感到平安,也要顺服遵行的。

当主耶稣的时候到了,即将面对十架酷刑时,祂告诉祂的门徒:“我的心灵痛苦得快要死了”。主耶稣当时心灵痛苦(可有平安?),但是祂向父神祷告说:“我的父啊!可能的话,求你使这杯离开我;但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旨意”又说:“我的父啊!如果这杯不能离开我,一定要我喝,就愿你的旨意成全。”(参马太福音二十六36-46)
主耶稣对父旨意的全然顺服,成为了所有天父儿女的榜样。

神旨意的要求清楚直接,神的儿女要搞清楚状况,也诚实面对自己。参与或不参与我都尊重,但请不要随便说“我没有平安”模糊带过,让人觉得敬虔,却把责任推给上帝。在这里我要鼓励你,对于明天Bersih 4.0的集会,我其实是感到害怕,也没有什么平安的。但这将是我顺服我主,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的见证。明天让我们这些没有“平安”的人,一起顺服彼此扶持吧!

2015年8月4日星期二

愚蠢的国度


真的。没骗你。真是有政治人物笨到将26亿存入自己的私人户口。

之所以会这么笨,是因为骄傲,蛮横,完全不认为有任何势力能够对付他。
他知道就算被发现,他还是可以厚颜无耻的将变成合法的行为。就算多么的荒谬,不逻辑,又有谁能奈我何?

只要除去一些还有一钉点良知,人格的人。换上一群被白痴化,贩卖尊严和人格的人一起厚颜无耻的恐吓,圆谎也在所不惜。只要有个理由,再加上恐吓,或许一向宽容好和平的人民还是会跟着一起笨的。

没有一个国家的政治领袖的私人户口可以无端端被汇入26亿而不需要解释的。在美国,这样的领袖早就被罢免,被调查,被控诉了。在日本,这样的领袖可能已经自刎了。在韩国,人民早就冲撞政府大楼了!或许只有这里,掌权者才会一笨再笨,皆因全国都愚蠢!

人民啊!不要再容许掌权者低估我们的智慧,不要再容让未来的掌权者继续笨下去了。我不想我们的孩子居住在一个愚蠢的国度。请拘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