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与同运的抗争的价值



      同运的诉求从来不是结婚这么简单而已。否则伴侣法就可以搞定了。他们要的,是以他们的性价值观和婚姻定义成为你我的婚姻定义。改变婚姻定义不是等闲的事。
但一些人把修改婚姻法看得太简单了,以为就是同性相爱而已,而等闲视之,也觉得宗教人士小题大作。但或许在台湾,只有宗教人士还略为有家庭,道德敏感度吧。但国外绝非如此。
      人权意识更为进步的法国,走出来反对同性婚姻的,是自由主义者,同志,无神论者,当然也包括所谓的宗教人士。他们反对的理由不是因为宗教,而是因为同运推动的性伦理的许多错谬和霸道,当然他们也特别关注孩子的权力。
      我觉得亚洲,马来西亚许多谈人权的人,我们的人权意识是抄来的,有时候连想都不想,就囫囵吞枣,完全接受西方主流那套。我们不能只是如此。我想,与同运诉求的抗争,多了一层归正人权意识的意义。

台湾加油!


反对同志运动,并不是“反对两个相爱的人结婚”这么简单,而是同运背后整个性伦理价值观。因为同运不是争取同志婚姻这么简单而已,而是推广他们的性伦理。
很多人不清楚这点,甚至一些基督徒牧者也是如此,批评教会不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他人身上。这种论调好像显示自己是比较客观,中肯,包容的基督徒,但其实是把同运诉求看得太简单。
殊不知同运修改婚姻法,推广所谓的性教育,正是要将他们的价值观强加在所有人身上。他们如此教导小孩子性教育,不单只是强加,而更是可称为“洗脑”了。
所以,更敏感的台湾基督徒走在街头反对修改婚姻法是对黑箱作业,就是妄顾多数人的意愿,价值观的修法的反对,是非常必要和合理的。台湾加油!

2016年8月5日星期五

Tangkap Najib! (365th day)


自一马公司的弊案后,我在个人脸书,每一天发出“Tangkap Najib!”的呼吁已经整整一年了。三百六十五天的呼吁是一个记录,记录马来西亚司法三权的彻底崩坏。针对国家领袖公然的贪污,1MDB一马公司证据确凿的腐败,执法部门完全没有采取应该有的行动,国会议员全体失责,以致本是国家的问题,演变成为国际性的大丑闻。

或许有些人误解我这样的呼吁像是一种许愿,一种咒诅,因此等着要看何时生效。所以一些人说“好像没用啊”,一些人则说“不需要啦!”,一些朋友则好意劝我要低调,谨慎点...

不!我的本意不是如此。我是特意的要公开记录一个不可妥协的心声。这样的不满和担忧是需要公开,也必须是公开的表达和谴责的!因为贪腐到这样的地步,也可以不受法律制裁,人民也还能马照跑,舞照跳,不愿公开谴责发表心声,那么我们国家就可说真是彻底崩坏了!证据都摊在阳光下暴晒了,我们还可以选择性失明,都可以当做没看见,这样更严重的事必定随之而来,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唉!一年了!我是感到无力与失望的。我们岂止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更多是“看不到出路”的茫然。所有所谓“合法”诉求公义的途径,都被不法之徒辖制掌控了。我想除了走上街头,别无他法。

一年的呼吁,是一个象征性的记录。记录国家体系崩坏的事实。
一年的呼吁,也是一个文字的记录。让后人谨记国家曾有的耻辱时期。
一年的呼吁,是完整的记录,足够表述了,就此停止。

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Malaysia Boleh!


我早说过,马来西亚是个公义难以伸张的国家。这都是因为政客的自私贪腐,民族种族主义作祟,人们只看眼前利益,完全埋没良心。在这里,正义女神不是蒙眼的,而是睁眼徇私,判罚因人而异,以肤色为参考;她的天平是倾斜的,从政治,经济到教育,都是明目张胆,制度化的偏袒;祂的宝剑不是斩除邪恶,而是随着执政者舞动,助纣为虐。

如今,这种不公正,荒谬,连体育也被感染了。这事件就发生在大马杯赛事。雪州发展局主场对垒吉打,第58分钟吉打攻入一记漂亮自由球,使吉打队得以以2比0领先。而就在吉打球员欢乐的庆祝进球时,雪州发展局则直接开球进攻,在多打少的情况下攻入一球。吉打球员当然忿怒抗议,但主裁判还是判进球有效。这视频在网上疯传,马国再一次成为国际笑柄(早前当然是纳吉以安全理由不敢出席在自己国家举办的国际反贪大会)!

显然的,公义,公正这等美好常识,在我们这里已经模糊了。我们好像变得不懂得分辨了。雪州发展局球员多想赢球都好,怎么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开球进球?不觉得丢脸吗?体育精神是什么?精神病吗?球证怎么可能判进球有效?精神病吗?在这样的国家我们还不变成精神病患吗?真是Malaysia Boleh!!!

我们真是需要身体力行教导儿女何谓公义,公正和良善。绝对不能靠国家,法庭,学校来教导。告诉儿女贿赂是黑暗丑事,而不是方便解决问题的方法。告诉儿女挪用公款买公寓,将不属于自己的钱,存进自己的户口是懦夫行为,而不是聪明智慧和可赞赏骄傲的事。即或是执法单位不做事,法庭判无罪,我们也应该要有分辨的能力。

是的,孩子我们的国家很不公正,但不要灰心,不要丧志,公义的太阳与我们同在,让我们一起打这美好的仗。一起打,好吗?


2015年11月14日星期六

Tangkap Najib!(100th day)


纳吉被揭发将26亿令吉存入自己的私人户口后已经一段日子。我在等待多时仍没有看见纳吉任何的解释,也没有看见执法部门有任何的行动后,在86日开始在个人面子书发出“Tangkap Najib!”的呼吁。接下来的日子,我每一天在面子书上呼吁,如今来到1113日已经满100天了。

100个日子,马来西亚变得更加黑暗,处境更加恶劣。执法部门反贪会仍然没有任何的行动,只是最近才表明要向纳吉问话,只等待纳吉给时间。我说过,在巫统政权底下,马来西亚已经成为公义难以伸张的国度,如今更是完全揭露。即或是巫统元老马哈迪如何施加压力,纳吉政权还是不动如山。纳吉没有被问责,对付,更显示马来西亚司法三权的全然堕落。这种堕落,连带影响污染整个国家走向没落。特别是这100个日子更是让马来西亚加速沉没。就因为要保住政权,巫统大玩种族主义,已拥有特权,却仍然示威诉求他族的尊重,即或是不断羞辱他族,制造分裂也在所不惜。就因为要保住政权,巫统也鼓动宗教主义,借以推动回教化政策,公然以回教为麻醉马来社群的鸦片,让空有宗教热心人淹没了是非之心,却装作看不清巫统领袖在敬虔装扮底下,极度贪腐的内在。追求公正,公平,公义的诉求被标签为对马来人和回教特权的质疑。难道马来人或回教徒都是贪腐的?难道这个族群,这个宗教这么懦弱得非要轮椅拐杖不可?即或只为了保全吃的朱门酒肉臭,那管路有冻死骨的马来领袖,而典当族群尊严,人格,常识和国家的和平,经济,及宗教的美善公正也在所不惜?

盼望大家醒醒,因为贪腐的领袖所带来的糟糕的恶果不会择人而噬。 GST带来的涨价潮,马币的可怕下挫,并不会只让不断被骂为“外来者”的华人和印度人受害,而是不分种族,不分宗教皆无一幸免。马来西亚人,我们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都在受苦。值得吗?一个不理国家未来,蚕食国家所有光明的不道德领袖,值得我们以整个国家为代价吗?


在接下来的日子,我会继续呼吁,继续祷告,继续表态,直到纳吉为自己的恶行付代价为止。我不会移民,不会逃避,因为这是我的国家,Tanah tumpahnya darahku。盼望你也和我一同在面子书上呼吁,表态(从101天开始),因为公义不能妥协,我们国家和孩子的未来不能被典当。Tangkap Najib!!!

2015年10月16日星期五

重拾教养的本质


分数真的那么重要吗?我的意思是,学校考试成绩的分数真是具有如此决定性的影响力?能决定一个人能否有快乐,满足的将来或成功富裕的人生?或决定一个人将来能否对社会能有美好贡献和建设?显然不是。难道目前对社会有贡献和建设的人都是以往中小学成绩特优的人?难道现在过得快乐满足的人过往都是每一科目考获高分数的人?

不!我爹不是,我娘也不是。他们那个年代读书的机会都不多。他们过得不过不失,有快乐的时候,也有难过的时候,但从来就和学校成绩分数没有关系。我小时考试分数不好,中学成绩中等,没进大学,却报读了我热爱的纯美术系,成绩还算不错。但带给我成长和满足的是创作的过程许多的经历,学习和思考。这些都深远的影响我的方向和未来。说真的,我都忘了我当时的成绩和分数了。后来因为信仰的经历,报读神学课程,从学士读到硕士,成绩都属中上,这些经验都帮助我面对教会里的种种挑战。再一次的,分数都不是那么决定性的影响我(至少我太太在考虑是否要嫁给我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成绩和分数)。当然,我不是说我已经完全了,够了,我越过了正规学习,却仍然在非正规的学习中,不断追求成长。所以我说,课业分数成绩没有那么决定性的约束力,能说明一个人的将来是否成功,快乐,满足和有建设。

若是如此,一些家长们单单的以成绩和分数来看待儿女的成长,预测他们将来的幸福,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迷思。我们不能单以成绩和分数定义一个孩子的价值。最近一则新闻报导让人感到非常的痛心。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18岁女生因为嫉妒姐姐比自己优秀,感到父母偏爱姐姐和弟弟,而跳楼自杀。报导指出死者父母对儿女的学业要求严厉是希望他们日后能成为人中龙凤,因此常常以姐姐为榜样鞭策死者学习。死者也因此一直视姐姐为竞争对象,努力追赶,去年还在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中囊获9A佳绩。但是显然的这样的鞭策,虽然让死者成绩优越,却造成死者对姐姐心生怨恨,更认为父母偏爱姐姐。一念之差下,以结束生命来控诉不满,造成悲剧。这肯定让父母懊悔不已,也叫旁人难过。惟愿这件事成为为人父母的借鉴,打破以成绩和分数定义儿女的迷思。

父母在教养儿女一事上应当有正确的观念和目标。分数和成绩并非绝对,不能以为只要确保孩子成绩优越就完成了教养的责任。教养的目的,就是要建立孩子成熟的生命。让他们有足够成熟度去面对和建设他们的人生。所谓长大成熟的生命,最基本的是个人能够自主独立,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具备良好品格与情绪管理能力。这些才是父母教导孩子的最基本和重要目标。孩童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步学会他们年龄层当学会的事。从他们能自己穿衣服,穿鞋子,到冲凉,到慢慢能帮父母作家务,独立面对课业的学习,学会与人沟通,学会表达意见,管理情绪,承担责任...等等。这些都渐渐的建立孩子的品格,自信和自我的发展。


我想,父母能够专注如此培养孩子就已足够了,也可以说是已经尽了教养的责任。成绩分数这方面则需与学校配合,帮助孩子有所学习。父母实在不应本末倒置,过分在意孩子的分数,却忽略了建立孩子成熟的生命品格发展。当孩子从小就被如此建立,就会越来越轻松,孩子也会越来越有自信,成熟与快乐。孩子成熟快乐岂不是为人父母都乐意看见的吗?盼望父母们都能重拾教养儿女的本质。衷心祝福大家!
文章刊载于《博爱心旅》第112期,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