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

圣诞节,平安的符号


我们的周围充斥许多象征符号。当我们驾驶时,就必须和路上许多的符号打交道:“不能右转”,“在医院或学校范围不得超速”,“注意!这是车祸区”等等。有些符号是经由某一起事件或某一个人物,升华至成众人皆知的象征符号。例如:马丁路德金和甘地似乎已经成为非暴力抗争的代表人物。赵明福陈尸身影则成为马来西亚司法制度严重疏漏不公的符号。此外,一些符号则可能从原本的意义,经由更重大事件的发生,被赋予全然不同的意思。例如:十字架这刑具,过去在罗马帝国代表不祥,残酷的象征,但因为耶稣基督十架的牺牲,转变成为救赎,希望和重生的记号。

事件的发生,经过诠释,成为象征符号,让人一看就得以明白和领受。一些符号,对我们无关痛痒,一些符号则对我们生命有着特别的意义。有些时候正是某些符号强烈的象征,影响了某些事件产生奇妙的转折,而造就了新符号的产生,以致新旧符号彼此呼应,共鸣,加强了符号背后所象征的含义,掷地有声,叫人无可推诿。

圣诞节有众多象征符号,如:礼物、圣诞树等,但最具代表性的象征符号非“平安”莫属。圣诞节这纪念耶稣降生的日子,给人祥和、平安的感觉。正如《圣经》路加福音二章14节所记载的,天使在耶稣诞生之日向牧羊人宣告“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 “平安”在希腊文字根的意思是“完整”或“健全”。“平安”在圣经整体的概念极为丰富,涵盖生命和身体的健全、关系的和谐、富足和成功,以及没有战争。这表示在生命中没有任何的破碎和失去。无怪乎,“平安”是世人不分国家、种族和信仰的人共有的渴望。圣诞节这平安的符号,藉由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发生的真实事件,赋予了它更深的含义,也见证了圣诞节在人心中无以伦比的影响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随着圣诞节日的临近,圣诞节平安的影响力渗透敌对士兵的心,结果陆续发生士兵违抗上级,自发停战这极富象征意义的事件。维基百科也有相关记载,题目为“圣诞节休战”。在众多圣诞节休战事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当属1914年的平安夜和圣诞节休战事件了(2005年被拍成电影Joyeux Noel圣诞快乐,由Christian Carion执导)。当时法国、英国、德国士兵正在近距交战。随着平安夜的到来,法、英、德士兵都在各自的壕沟里度过平安夜,等待圣诞节的降临。后来,因着一首“平安夜”,士兵们各自从壕沟里走出来,在中间地带以德语、英语高唱圣诞诗歌,互相祝贺,交换礼物,并达至协议在圣诞节时当日休战一天。隔日,圣诞节当天,军队牧师带领大家进行了圣诞联合崇拜。敌对的士兵们因着圣诞节平安的符号象征,打破仇恨和战争的宿命,和平休战,共度圣诞,这样的“圣诞节休战事件”也成为了一个象征,力证圣诞节无远弗届的影响力。

事实上,赋予圣诞节影响力的,不是节日本身而是这节日的主人耶稣基督。耶稣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把自己的平安赐给你们;我给你们的,不像世界所给的。”(约翰福音十四章27节)的确,耶稣的 “平安”绝非世界所能给于的。耶稣的“平安”看似柔弱却极其强大,不可思议地使处在激烈战争的士兵失去战斗力。在“平安夜”的圣光颂赞中,他们心中对平安的渴慕就像缺了堤的大水,翻腾汹涌。他们不再以国徽作为符号看待仿佛没有面孔的敌人,而是把对方看为与自己一样的人;不止看对方为人,更看对方为朋友。


我着实盼望圣诞节的平安,能深深地影响马来西亚人。让“平安”这不分种族、信仰、语言和政党的共同渴望,能复合国家目前因为政治利益所造成的分裂,能挽回因为种族主义而牺牲掉的和平。

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与同运的抗争的价值



      同运的诉求从来不是结婚这么简单而已。否则伴侣法就可以搞定了。他们要的,是以他们的性价值观和婚姻定义成为你我的婚姻定义。改变婚姻定义不是等闲的事。
但一些人把修改婚姻法看得太简单了,以为就是同性相爱而已,而等闲视之,也觉得宗教人士小题大作。但或许在台湾,只有宗教人士还略为有家庭,道德敏感度吧。但国外绝非如此。
      人权意识更为进步的法国,走出来反对同性婚姻的,是自由主义者,同志,无神论者,当然也包括所谓的宗教人士。他们反对的理由不是因为宗教,而是因为同运推动的性伦理的许多错谬和霸道,当然他们也特别关注孩子的权力。
      我觉得亚洲,马来西亚许多谈人权的人,我们的人权意识是抄来的,有时候连想都不想,就囫囵吞枣,完全接受西方主流那套。我们不能只是如此。我想,与同运诉求的抗争,多了一层归正人权意识的意义。

台湾加油!


反对同志运动,并不是“反对两个相爱的人结婚”这么简单,而是同运背后整个性伦理价值观。因为同运不是争取同志婚姻这么简单而已,而是推广他们的性伦理。
很多人不清楚这点,甚至一些基督徒牧者也是如此,批评教会不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他人身上。这种论调好像显示自己是比较客观,中肯,包容的基督徒,但其实是把同运诉求看得太简单。
殊不知同运修改婚姻法,推广所谓的性教育,正是要将他们的价值观强加在所有人身上。他们如此教导小孩子性教育,不单只是强加,而更是可称为“洗脑”了。
所以,更敏感的台湾基督徒走在街头反对修改婚姻法是对黑箱作业,就是妄顾多数人的意愿,价值观的修法的反对,是非常必要和合理的。台湾加油!

2016年8月5日星期五

Tangkap Najib! (365th day)


自一马公司的弊案后,我在个人脸书,每一天发出“Tangkap Najib!”的呼吁已经整整一年了。三百六十五天的呼吁是一个记录,记录马来西亚司法三权的彻底崩坏。针对国家领袖公然的贪污,1MDB一马公司证据确凿的腐败,执法部门完全没有采取应该有的行动,国会议员全体失责,以致本是国家的问题,演变成为国际性的大丑闻。

或许有些人误解我这样的呼吁像是一种许愿,一种咒诅,因此等着要看何时生效。所以一些人说“好像没用啊”,一些人则说“不需要啦!”,一些朋友则好意劝我要低调,谨慎点...

不!我的本意不是如此。我是特意的要公开记录一个不可妥协的心声。这样的不满和担忧是需要公开,也必须是公开的表达和谴责的!因为贪腐到这样的地步,也可以不受法律制裁,人民也还能马照跑,舞照跳,不愿公开谴责发表心声,那么我们国家就可说真是彻底崩坏了!证据都摊在阳光下暴晒了,我们还可以选择性失明,都可以当做没看见,这样更严重的事必定随之而来,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唉!一年了!我是感到无力与失望的。我们岂止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更多是“看不到出路”的茫然。所有所谓“合法”诉求公义的途径,都被不法之徒辖制掌控了。我想除了走上街头,别无他法。

一年的呼吁,是一个象征性的记录。记录国家体系崩坏的事实。
一年的呼吁,也是一个文字的记录。让后人谨记国家曾有的耻辱时期。
一年的呼吁,是完整的记录,足够表述了,就此停止。

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Malaysia Boleh!


我早说过,马来西亚是个公义难以伸张的国家。这都是因为政客的自私贪腐,民族种族主义作祟,人们只看眼前利益,完全埋没良心。在这里,正义女神不是蒙眼的,而是睁眼徇私,判罚因人而异,以肤色为参考;她的天平是倾斜的,从政治,经济到教育,都是明目张胆,制度化的偏袒;祂的宝剑不是斩除邪恶,而是随着执政者舞动,助纣为虐。

如今,这种不公正,荒谬,连体育也被感染了。这事件就发生在大马杯赛事。雪州发展局主场对垒吉打,第58分钟吉打攻入一记漂亮自由球,使吉打队得以以2比0领先。而就在吉打球员欢乐的庆祝进球时,雪州发展局则直接开球进攻,在多打少的情况下攻入一球。吉打球员当然忿怒抗议,但主裁判还是判进球有效。这视频在网上疯传,马国再一次成为国际笑柄(早前当然是纳吉以安全理由不敢出席在自己国家举办的国际反贪大会)!

显然的,公义,公正这等美好常识,在我们这里已经模糊了。我们好像变得不懂得分辨了。雪州发展局球员多想赢球都好,怎么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开球进球?不觉得丢脸吗?体育精神是什么?精神病吗?球证怎么可能判进球有效?精神病吗?在这样的国家我们还不变成精神病患吗?真是Malaysia Boleh!!!

我们真是需要身体力行教导儿女何谓公义,公正和良善。绝对不能靠国家,法庭,学校来教导。告诉儿女贿赂是黑暗丑事,而不是方便解决问题的方法。告诉儿女挪用公款买公寓,将不属于自己的钱,存进自己的户口是懦夫行为,而不是聪明智慧和可赞赏骄傲的事。即或是执法单位不做事,法庭判无罪,我们也应该要有分辨的能力。

是的,孩子我们的国家很不公正,但不要灰心,不要丧志,公义的太阳与我们同在,让我们一起打这美好的仗。一起打,好吗?


2015年11月14日星期六

Tangkap Najib!(100th day)


纳吉被揭发将26亿令吉存入自己的私人户口后已经一段日子。我在等待多时仍没有看见纳吉任何的解释,也没有看见执法部门有任何的行动后,在86日开始在个人面子书发出“Tangkap Najib!”的呼吁。接下来的日子,我每一天在面子书上呼吁,如今来到1113日已经满100天了。

100个日子,马来西亚变得更加黑暗,处境更加恶劣。执法部门反贪会仍然没有任何的行动,只是最近才表明要向纳吉问话,只等待纳吉给时间。我说过,在巫统政权底下,马来西亚已经成为公义难以伸张的国度,如今更是完全揭露。即或是巫统元老马哈迪如何施加压力,纳吉政权还是不动如山。纳吉没有被问责,对付,更显示马来西亚司法三权的全然堕落。这种堕落,连带影响污染整个国家走向没落。特别是这100个日子更是让马来西亚加速沉没。就因为要保住政权,巫统大玩种族主义,已拥有特权,却仍然示威诉求他族的尊重,即或是不断羞辱他族,制造分裂也在所不惜。就因为要保住政权,巫统也鼓动宗教主义,借以推动回教化政策,公然以回教为麻醉马来社群的鸦片,让空有宗教热心人淹没了是非之心,却装作看不清巫统领袖在敬虔装扮底下,极度贪腐的内在。追求公正,公平,公义的诉求被标签为对马来人和回教特权的质疑。难道马来人或回教徒都是贪腐的?难道这个族群,这个宗教这么懦弱得非要轮椅拐杖不可?即或只为了保全吃的朱门酒肉臭,那管路有冻死骨的马来领袖,而典当族群尊严,人格,常识和国家的和平,经济,及宗教的美善公正也在所不惜?

盼望大家醒醒,因为贪腐的领袖所带来的糟糕的恶果不会择人而噬。 GST带来的涨价潮,马币的可怕下挫,并不会只让不断被骂为“外来者”的华人和印度人受害,而是不分种族,不分宗教皆无一幸免。马来西亚人,我们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都在受苦。值得吗?一个不理国家未来,蚕食国家所有光明的不道德领袖,值得我们以整个国家为代价吗?


在接下来的日子,我会继续呼吁,继续祷告,继续表态,直到纳吉为自己的恶行付代价为止。我不会移民,不会逃避,因为这是我的国家,Tanah tumpahnya darahku。盼望你也和我一同在面子书上呼吁,表态(从101天开始),因为公义不能妥协,我们国家和孩子的未来不能被典当。Tangkap Naji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