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星期二

2013年结束前的痴人呓语


还有几个小时,2013年就结束了。

我尝试说出一些在我心中模模糊糊的想法。

 

我要说的是:

没有倒数,时间一样流逝,2013终会过去。

没有倒数,2014年还是无法抵挡的到来。

没有倒数,明天太阳依然升起,高挂天边。

没有倒数,做过的不该做的,已经做了。

没有倒数,未做的应该做的,还是没做。

 

即是这样,何须倒数?何须每到年终就要浪漫,情绪化一番?何须到了年初就要立志,自我激励一番呢?既然是这样,倒数是在懊悔,还是自我激励?还是只是纯粹狂欢,那么空虚?

 

究竟倒数意义何在?

 

倒数之所以有意义,不是因为年份的前进,季节的轮换,而是只能抓住一部分时间的你我。无论是对将过去的年份缅怀,或是对要到来的一年期盼,时间是那么冷静的前进,不为谁停留,不为谁迁就,也不为谁加速。时间本身无意义,赋予时间意义的是你我。赋予倒数意义的是你我。

 

1974年本身对时间来说毫无意义,对我来说却意义重大。

因为那一年,我被生在时间中,从此在时间中创造意义。

 

所以,季节,年份的作用在于提醒你我:

我们的生命有限,我们是在虚度还是充实的活着?

我们是行尸走肉,还是追逐梦想?

 

“人因梦想而伟大!”这句话赞赏的,不是只是做梦的人,而是追逐梦想的人。梦,是一生追求,而非年年想一个。梦想是在每一天的挣扎中逐步完成,而非一个年终的反省,一个年初的立志,然后一直重复。

 

若心中受一个梦想所激动,每一天活出自己,那么倒数是很有意义的。但如果,每天随波逐流,没有方向,那么倒数毫无意义。因为没有自己,就不能自己。你只是在时间中寻找意义,终归只得到抽象的,冷酷的,或他人的意义,而对自己毫无意义。然后,你跟着大队在现在的几个小时中反省,立志,然后一再重复,周而复始,淹没在时间洪流中。

 

你被什么样的梦想所激励?

停止再玩感性的倒数游戏,现在就一步一步的去完成它。

老老实实的读完一本书,胜过拥有一间图书馆;

一幅简单素描创作,胜过藏在脑子里的Idea

诚恳真诚的付诸行动去爱一个人,胜过浪漫满屋;

行动永远胜过心动,因为心动无法在时间里创造意义,行动却能。

2013年11月13日星期三

十年过了,不过十年



若连最后一年实习也算进去,我在目前服事的教会已经事奉十年了。

初信主时,信心单纯得近乎幼稚。就像彼得忽视自身是否预备充足,毅然要求与主同行于水面上一样,我信主不久就回应了主耶稣的呼召,走向全时间事奉的道路。2000年进入神学院的那年,我才信主满两年。后来才知道我进神学院装备的事,有人感恩,也有人为我暗暗捏了一把冷汗...。然而十年后回过头来,感觉有点像是“错有错着”。虽然彼得因为“单纯”而不知天高地厚的要求,但他好歹也因此能在海面上走了几步(多么宝贵的经历!)。而我,就是这样靠着神的恩典硬生生的服事了十年。我真是觉得这十年,就像彼得行走在海面上的那几步一样的奇妙。正是这样的经历让我体会什么是神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事奉十年总结,尽是恩典。

还记得神学院最后一年,麦希真牧师对我们这些神学生说:你们在神学院里都是“玩玩的”,不过是演习,但是出去牧会就不一样了,是来真的,是会死人的...。麦牧师这席话,让我万丈雄心的热度稍微降温。所以一开始服事不至于过于急躁,能够走走,停停,跑跑,看看,然后继续走...,而不会像救火员似的,到处救火,扑火,结果着火耗尽。所以,说到牧会十年回顾,我真是要因着我还有生命气息,还保有事奉热诚来感恩。谢谢麦希真牧师的提醒,更要感谢呼召我的神。的确,牧会的挑战与困难是真实也是现实的。当一个少年人告诉你她怀孕了,当一个弟兄告诉你他是同性恋者,当一个灰心者在你面前痛哭认为自己并没有真正的悔改,又当一个满口感恩悔改的人不断在你面前立志要在教会成长,却又不断食言...你就会觉得罪是真实的,伤害是真实的,眼泪是真实的...;然而忍耐亦是真实的,饶恕亦是真实的,接纳亦是真实的,救恩亦是真实的,医治亦是真实的,平安亦是真实的...,因为我们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祂真实的与祂所呼召的仆人同在,也与求告祂的人同在。所以服事十年总结,都是感恩。

牧会十年,十年过了,不过十年。十年实在不算长,不敢谈什么心得经验,只敢稍微分享一些牧会经历与见证。

刚到教会服事时,教会人数不过十人,都是博特拉大学学生。人数稀少的我们,真正体会什么是“一个都不能少”。我们每一个都是那么重要,都是那么紧紧相依,为着神所赐的异象苦苦挣扎。然而学生群体的本质之一就是流动率特高。当有弟兄姐妹毕业后选择离开,都会为我们这小群带来阵痛,情绪都会被牵动。所以,我常常需要处理离别后的失落感。说真的,那是很不好受的事。若不是主适时地安慰,很容易就会灰心丧志。经历了多次离别,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最初期的一次。当时一位核心同工在主日崇拜晨祷时,分享了回乡的决定,顿时多人的心都沉进谷底。特别是我更是沉进谷底的湖底...那时候很灰心,在诗歌敬拜时更是感触落泪。然而神就是适时的安慰了我们。那天情绪大受影响的我,讲了什么信息我自己也不记得了,但是就是那一天,一位来了许久都不信主的男生终于决志信主了。或许这对许多人来说是小事一桩,但是我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是呼召我的主适时的给于我们安慰,祂要我们继续的坚持下去,所以直到今天祂仍带领我们。

我不晓得其他牧者可有相同经验,作为传道者,讲章的预备,讲道的果效是最容易让人察觉神的同在与作为的。比方说,很少经历神迹奇事的我,却有多次伤风咳嗽在讲道时不药而愈经历。这种经历看似平凡,容易忽略,但所经历的次数之多,确实是让我不得不承认神与传道者同在。而且,很多时候,讲道经文的编排又是那么的“巧合”的与当时教会群体所面对的处境相合。所以当弟兄姐妹们与我分享那天的讲道信息如何帮助他,神如何解决他的疑问时,我们都一同感恩赞美,不得不承认神与我们同在,向我们说话。是的,神的话语满有能力权柄,祂也很认真看待和使用祂所呼召的人。这些经历,让我更是看重身为牧者忠心按时喂养群羊的职分,当然也让我越来越享受讲道的事奉。我只要忠心预备,无惧的宣讲,就必经历神话语改变人心,建立生命的大能。

没有惊涛骇浪,没有风雷雨电,这些细小平凡的事,犹如上帝微小的声音适时的安慰和鼓励我,让我确信祂的同在,也让我得能力继续喜乐的跟随到底。

牧会十年,十年过了,不过十年。作为跟随耶稣的门徒,十年实在不算长。这十年,还不足以让我看见教会的光芒,还不足以让我栽培更多爱主委身的门徒,还不足以让我诉尽上帝的真实、恩惠与美善,也还不足以让我饱尝上帝的慈爱、公义与荣耀。

所以我祈求,愿主再给数个十年,不敢说疲乏,务必追赶,再追赶。因为当打的仗还没打完,当跑的路还没跑尽,当活出的生命还未绽放。我祷告盼望接下来事奉的年日,有更深的神学反思,更活泼的生命经历。能够从忙碌与活动的咒诅中得释放,操练轻省,安静与等候;能够从形式与宗教的枷锁中被解放,与神建立美好关系,活出耶稣基督的样式。让生命和个性中许多的不可能,在主耶稣基督里面变为可能!因为我盼望将来墓志铭能够写下:“这人按着神的意旨服事了他那一代的人就睡了

文章刊载于马圣35周年纪念校友撰集《看哪,农夫忍耐等候》

2013年11月8日星期五

咒诅神互助会


Bosch's Christ Carrying the Cross

今天,又到了聚会的时间。
这群人都是世界第二次大战中饱受战火蹂躏,家破人亡的生存者。
经过集中营的恐怖,有些人离开了神,一些变得更虔诚,还有一些就就成立了这个互助会。

在这里大家可以尽情发泄压抑在心中的不满。
当然这可不是教会或犹太教堂,这里没有歌颂神的歌声,没有感恩,没有赞美,只有对神的忿怒、咒诅和怨气。
当然,若要说谁够资格咒骂神,或许这些经过集中营的黑暗的人是最有资格的。

时间到,人也到齐了,聚会开始。
经过简单欢迎与报告,一人接着一人大家开始忿怒的咒骂:
“这个世界没有神!”...
“对!没有神!如果有神,我们就不会遭遇这些痛苦!”...
“没有神!不然他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我那可怜的孩子,无辜的孩子,竟然遭遇这样的事?不!死的应该是我不是她...”。

接着开始有人咒骂:
“就算有神,我们有这样不幸的遭遇就表示他是一个冷漠残忍的神”...
“如果有这样的神,你说他是善的,为什么他不救我们,为什么祂不阻止这一切事情的发生?”...
“对!他是一位邪恶的神!”
“是的!他是一位邪恶的神!”

有几个人开始咒诅神:
“他是软弱,失败,冷酷,无能的神!”
“神是全能的?不!他什么事都阻止不了!”
“神是良善的?呸!他这是见死不救!”
他应该下来,尝尽我们所受的折磨,尝尽我们的冤屈...我们所遭遇的他要加倍承受,才有资格说他是良善的...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人脸色一沉,用低沉的声音说:
“有啊!真有这位神...就是耶稣...神的儿子被人出卖,尝尽了折磨,欺辱,更死在残酷的十字架上...这位神真是下来了...”。

现场顿时陷入深沉的沉默,没有一个人能够言语。

自从那一次以后,来聚会的人数少了。
一些人离开了这个互助会继续生活,
一些人去了教会和犹太教堂寻找来答案,
另一些则继续留在这互助会中彼此扶助咒骂神。

2013年10月20日星期日

成为听了就遵行的教会



在上帝的引导下,PCC 博特拉基督徒中心 Putra Christian Centre) 于19987正式成立。教会开始积极的向UPM大学生传福音,牧养和栽培他们。在经过了十一个年头的拓展,于2010年宣布独立。后来因着教会使命,异象与核心价值等的确立,也因为受马太福音七章24-27节的感动,教会领袖决定将教会名字改为博特拉基督教会Petra Christian Church。这是因为教会群体不再只是UPM学生,也包括工作者、夫妇和小孩,所以虽然神给予教会向UPM学生传福音的使命不变,却不再是主要的事工。另外,PCC的异象就是要成为神学基础极具深度,生活却是极为顺服谦卑,满有经历的教会。因为我们相信听了就顺服的教会,就是把教会建立在磐石上。因此,“Putra”的“u”换成“e”,就成了 Petra”,这正是希腊文 “磐石”的意思。

主耶稣在山上讲论后总结说:“所以,凡听见我这些话又遵行的,就像聪明的人,把自己的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摇撼那房子,房子却不倒塌,因为建基在磐石上。凡听见我这些话却不遵行的,就像愚蠢的人,把自己的房子盖在沙土上。雨淋、水冲、风吹,摇撼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厉害。”是的,听了神的话就顺服和遵行,就是把生命建立在磐石上。我想,这绝对是对现在这个大谈布道方法论,传福音趋向技术性,信徒都以为多参加奋兴会和神学讲座就是灵性成熟的表现的时代的一记当头棒喝。老实说,当我们说“传福音”和“差传事工”,我很担心它真的变成只是一项计划和事工,而不再是生命的表现。也就是说,我们常常谈论福音“内容”是否正确,怎么样的传福音比较有效,却往往忘了审视那更重要的,就是传福音的“人”。这“人”是不是竭力追求遵行神的话?因为唯有这样的人才能将主所吩咐的,都教导人遵守。

若自称门徒却不遵行大使命是很可怕的事,但我认为更可怕的是那种只遵行大使命的门徒。也就是非常积极传福音,但又同时不谦卑,不爱人如己,不愿意饶恕,不追求圣洁,不寻求公正。所以只遵行大使命的人所传的究竟是怎么样的福音?是改变生命的福音吗?还是假冒伪善的福音?又或是纯粹资讯上的好消息?一个表里不一的福音使者所传的福音会是世人期待和渴望的福音吗?这真的非常值得怀疑。

有时候我在想,究竟人们不相信耶稣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没有传福音,还是因为我们没有活出耶稣基督的生命?印度圣雄甘地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我喜歡你們的這位基督,但我不喜歡你們的基督教徒。你們的基督教徒是那麼不像你們的這位基督。...如果基督徒真正按照聖經里基督的教導生活,所有的印度人今天都會成為基督徒”。身为基督门徒,这句话是令人感到非常羞愧难受的,但是更难受的是,这句话竟然引起那么多人的共鸣?!可见我们教会真是有问题了。所以我们必须警醒,究竟教会如何建立基督门徒?我们会不会被塑造得越来越像基督徒,却一点不像耶稣?

我说教会有问题,不单只是因为非信徒的反应,而同时也是一些基督教机构负责人给我的回应。几位基督教机构领袖都不约而同的对我说,其实他们内心最深处的盼望,就是有一天,他们的机构能够自我瓦解。为什么?因为教会终于成为教会了,终于成为听了就顺服的教会了!也就是说,如果教会真是遵行基督的教导,那么很多机构或许根本不需要存在。就是因为许多的需要教会都视而不见,才会有许多机构成立,去怜悯孤儿寡妇、贫穷者、寄居者。然后恶性循环的,教会都把这些当尽的责任“外包”出去,让机构以“专业”的手法去帮助他们。噢!求主怜悯,因为爱不需要专业,而是讲求付出和行动。而教会却把我们这最珍贵的生命内容抛弃了!教会不再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我们的神,也不再爱人如己。

因此,PCC渴望成为将生命建立在磐石上,就是听了就顺服,听了就遵行的教会。我们梦想能成为福音的军营,社会的良心;是失丧者得永生,寻求者得真理之处;是忧愁者得安慰,绝望者得盼望之地;也是受挫者蒙接纳,软弱者得刚强之所。而我们相信,当我们这么作,我们就是在遵行耶稣基督所颁布的大使命。

2013年10月2日星期三

还能忍多久?



     当大家都被买不起屋子,高债务和百物涨价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时,政府部门继续贪污,继续的浪费,继续不可饶恕的挥霍和懒散....你还能忍多久?难道我们只是因为汽油起两毛钱而妈声四起?然后继续忍受难辞其咎的政府官员的讽刺言论(津贴汽油时不感恩,起价就怪罪政府)而不发怒?继续的见怪不怪和忍气吞声?

     告诉你,马来西亚人民所面对的最大问题不是通货膨胀,不是种族主义,不是宗教冲突,而是贪污!贪污!贪污!还有人民的沉默!沉默!沉默!

     究竟我们还能忍多久?还要忍多久?还要忍多久?还要忍多久?...............!

2013年9月25日星期三

大学学什么?



9月是博特拉大学(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简称UPM)的开学月。许多新生带着既紧张又兴奋心情前来报到。这样的画面我已经看了十年。每次看着这些年轻的新生,我都会觉得喜乐因为他们充满了许多可能性,心里就在想他们将来会在哪一个领域发展闯荡?会成为怎么样的人?会拥有怎么样的人生?毕竟这大学的几年,可以说是他们的人生中非常关键性的时期。他们所作的选择,都会深深的影响他们的未来。

 

这样在这关键的时期,大学生可知道在大学里应该学些什么吗?是不是被安排什么科系就得学什么?你所要攻读的是你的第一选择吗?还是第八个?若是第个怎么办?你读食品科学?医学系?工程系?经济系?法文系?中文系?教育系?森林系?海洋学?你喜欢吗?你喜欢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你感到兴趣?还是感觉上毕业后会比较容易找工作?这样,若大学选到一个你完全不感兴趣,将来难有出路的科系是不是表示你的大学生涯就毁了?难道大学只是学习将来出外能够谋生的技巧和知识吗?只是预备我将来出来在某一个领域能够找到工作而已吗?

理清以上这些问题是相当重要的,因为惟有真正了解和掌握读大学的意义,我们才能拥有充实又美好的大学生活。所以所有的大学新生都要先问问自己:大学学什么?

一些研究大学历史的学者认为,重要哲学家柏拉图开创的“学园”(Academy)乃是古代教育的最高形式,后来是罗马帝国时期的文法学校是普及型的中等教育,而以“大学”(universitas原文含义“统一体”为当时教师与学生的行业公会)为名称的教育场所,要等到中世纪才真正出现。从一开始大学设立的目的,就是要追求真理和智慧。当时所有学生都要学习所谓的“七艺”(后来延伸为“通识”liberal arts),就是“语法”(文学)、“逻辑”、“修辞”(三科-人文知识)以及“几何”、“代数”、“音乐”和“天文学”(四艺),才能进入更高级的哲学和神学。所以当时读到最高的,都是知识渊博,品格良好的精英。

反观现代大学,因为受资本主义的影响,普遍忽视“通识”训练,都将学生挤入一个专业,更甚的是成为不折不扣的职场新兵制造商。大学生的学习不再是为了真理和智慧,而只是为了预备自己进入某个领域工作。这种情况在马来西亚尤其明显。马来西亚教育制度不单被资本主义影响,更被种族主义的官僚主义腐蚀,大学已经严重脱离大学起初设立时的目的和理念。可不是吗?你可知道马来西亚没有一间国立大学拥有哲学系!大学没有哲学系,那会是怎么样的大学?我曾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修读纯美术。那时曾听老师说,艺术学院最重要的就是fine art,也就是 纯美术系。因为拥有纯美术系才有资格被称为艺术学院。这样,没有哲学系的大学还是大学吗?我想你应该就明白我们的大学是处在怎么样的状况了。

不!不!不!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要向兴高采烈的大学新生泼冷水。我只是要在新生刚踏入大学的这个重要时刻,给予诚实的关怀和提醒。因为我深信认清事实,明白状况,才能超越困境。也就是说要解决问题,你首先必须先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所以,你很快就会发现,原来最重要的大学都没教!马来西亚大学只教导某个专业领域的知识,却没有进深到教导道德伦理是非,也没有品格,美好价值观的探寻。老师与学生的关系纯粹只是知识的传递,没有生命的影响。整个教育制度让我们被物化、商业化,我们並没有学习到我们这个年龄真正重要,必须学习和掌握事物。

了解现在大学制度的问题,除了抱怨,更要给于批判。而最好的批判,就是活出真正大学的目的 认识自己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名言:“认识你自己”,可以说是一个人学习真理和智慧的最终目的。这也应该是大学的目的,大学应该是帮助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但我们的现况是,许多大学生毕业后,都成为某一领域的专才,却并不认识自己。

然而,我觉得追求真理和智慧至终目的除了是认识自己,也是认识神!当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里却说:

不认识自己就不认识神。不认识神就不认识自己。人在上帝的威严之前。”。

圣经箴言书九章10节也说到: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就是聪明。

德国哲学家舍勒(Max Scheler)就把大学教育提高到人神关系的高度。他认为大学的目的是传承文化,而不是职业训练。他说:

 因为文化不是为其它东西,为一个职业和专业领域,为达到某种成就所做的技术准备相反,所有职业训练都是为了某一目标,为了没有外在的有用的目标的文化,为了人自身的成长而存在。

他也认为大学传授知识的内容和过程应该能够使人有文化修养。他反对希腊哲学为知识而知识的纯理智主义的知识观。他指出,人具备文化修养的目的是人自身的全面发展,但人的发展是分享他人的精神、但又不想改变他人的参与过程,这一过程的精神动力是爱,对邻人和对上帝的爱。最后他结论说:

所有知识归根究底来自上帝,为了上帝”。

所以,大学新生们,不管你选到什么科系,是喜欢的或是没兴趣的,都要好好去读,务求掌握你所学习的,就是尽量深化你的学习,明白某一学科背后的成因与伦理哲学,立志成为这个领域的权威!但同时也当知道,不要只满足于此,不要只看属于你所读的学科知识的书籍。你必须多花时间阅读,尽量读得多,读得广。无论历史、文学、哲学、神学、宗教学、法医学、战争史、美术史、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龙纹身的女孩等等,想读就读,以丰富自己的学识。千万不要陷入为了考试,为了做功课,为了交论文才来阅读的坏习惯。所以当善用大学图书馆,多逛逛吉隆坡几间大书局,收集资料,也学习有效的管理时间。

不要花太多时间在facebook里建立“关系”,毕竟脸书只是一个超强的联系工具而已。无论如何都比不上面对面,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情谊挣扎的真实。认识好的老师,结交谦卑认真学习的朋友,彼此扶持帮助,在大学里共同耕耘,分享知识,分享生命。或许大学毕业后,暮然回首,友谊才是你大学里最美好的回忆。而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认识自己的过程。

此外,我鼓励大学新生在大学的期间务必找一间教会参与其中。因为最重要的大学都没有教,而我真心认为一个谦卑顺服的基督教会,能弥补大学的不足。教会是帮助我们认识自己,认识神的地方!你会发现进入大学以后,你会非常忙碌,除了课业,许多的活动会排山倒海的向你涌来。为什么大学里面有那么多活动?这正是印证了我的看法:大学生绝对无法在满足于专一领域的课业里。生命不止于此!所以,我就曾经看见许多大学生如同到处扑火的消防员一样,忙碌,消耗在许多的活动当中,却仍然觉得空虚,无助。所以,你必须善于选择,教会绝对是你必须慎重考虑的选项!

这十年来我在教会里看见许多大学生的改变。看见他们从混乱,不停的要,不快乐,变成到简单,愿意付出和快乐的人;从自我形象低落,没有自信(以致骄傲或自卑)的人,改变成为拥有健康的自我形象,自信但谦卑(谦虚)的人;从害羞、恐惧、被动的人,变成大方,主动,有勇气和坚强的人。没有什么事,比经历生命的成长和改变更令人感到满足。这也就是为什么,这十年来我能够继续坚持帮助UPM学生一直到现在的最大原因。

所以各位大学新生,大学时期所能学的远远超过目前马来西亚大学所能提供的。你预备好了吗?祝你有一个充实,满足,满有领受的大学生涯。


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生气却不要犯罪;含怒不可到日落



去年住家附近接连发生这类惨剧,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一位婆婆因为不满儿子一直花钱在其印尼籍女友身上,经常与儿子吵架加上种种沉重压力,了自己的孫女,后切斷無名指企圖跳樓自殺。怨恨使他杀害了自己疼爱的孙女,酿成悲剧。

一个月后,一名越南籍太太和丈夫吵架,凌晨将自己和两个分别5岁和6岁的女儿反锁房内纵火烧屋自焚,结果她和两个女儿被活活烧死。为夫者也因为要抢救妻女被火烧伤,挣扎几日后也不幸去世。绝望,怒火完全将这位母亲的爱和理智烧尽,留下的是叹息和悲伤。

而最近,最惨烈的莫过于中国厦门公交纵火事件。60岁的陈水总在挤满下班和放学的乘客巴士上纵火,导致近五十人死亡,他自己也当场被烧死。后来有人透露不满警方办理其戶籍迁移時,资料写错以致无法办理社保,上访多年。后来警方也找到他的遗书证实陈水总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纵火泄愤。对社会的不满,怨恨让他疯狂的杀害了近五十个与他无冤无仇的陌生人。

是的,全球自杀率不断攀升,而且也越来越年轻化。可见教育的普及,物资丰富,并不一定能叫人感到幸福。人选择自杀的原因非常复杂,但人会自杀通常因为绝望,失去了生存的希望。不过现今社会越来越多先杀人后自杀的事件发生。我就认为这些除了巨大的绝望,还有极大的怨恨和忿怒。

无论是自杀或是先杀人后自杀,都干犯了十诫的第六诫“不可杀人”的诫命。而耶稣在谈论不可杀人这条诫命时,祂不是停留在诫命的表面,而是更深入的谈论行为内在的根源:你们听过有这样吩咐古人的话:不可杀人,杀人的必被判罪。可是我告诉你们,凡是向弟兄发怒的,必被判罪。...(马太福音五章21-22节)。。耶稣不可命令的表面,深入谈论其根源,就是不可人,通常。若不设法处理心中怒气,杀人就变得容易。

单纯的怒是一自然反,在生命中具有重要的功能。所以单纯的怒本身并没,是到我身上的一点感受,使我们对阻碍我的人做出反一步,怒不是罪,但不表示我就要沉溺其中。正如圣经所说:“生气却不要犯罪;含怒不可到日落不可给魔鬼留地步。”(以弗所书四章26-27节)。因为怒气若不止息接下便会蕴含邪的念它会扭人们人的看法和尊重。沉溺怒的人往往夸大自我的重要,也夸大其口有多。他们会常常得自己被亏待,不然就是看什都不眼,自周围的人。所以,怒往往随时发作的憎恨和苦毒。从许多的社会悲剧里,我们就看到怒气、怨恨和苦毒如何让普通人干下可怕的事。

因此,我认为与其不断宣扬“自杀不是正确的”这类耳熟能详的教导,或定那些杀人再自杀者的罪,倒不如着手推动人性关怀和教导人脱离怒气的沉溺。因此,辅导中心,各个宗教团体,都扮演重要的角色。然而真正有效的,莫过于人们活出正面关爱的生命。若一家人能有良好的互动与沟通,左右邻舍能互相守望,多点关爱,师生之间能脱离机械式和报告式的关系,政府机关能公正廉明,少些官僚,多点人性,我相信这种先杀人后自杀的悲剧必能够大幅度减少。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样的说法太理想了。但我们活着,不正是因为这个理想吗?是的,我自始至终都相信,惟有爱能化解忿怒。只有人们重新明白生命是有尊严的,了解拥有爱的能力是何等幸福,人们才会停止冷漠,轻视和伤害。也惟有经历关爱,一个温暖的拥抱,一句真心的问候,人们才会从怒火的沉溺中清醒过来。

(文章刊载于《博爱心旅》第99期,8月号) 






2013年6月27日星期四

是谁让一位父亲如此伤心欲绝?




七年了,我不晓得朱亚寿每一夜要忍受着多大的折磨和痛苦。捧在掌心的珍珠,含辛茹苦拉拔长大的宝贝,就这样被无情的蹂躏,被残暴的夺去生命。这种锥心之痛,相信没有一位父亲能够承受得住。悲痛欲绝的朱爸爸誓要为女儿玉叶讨回公道,亲眼看见干下如此恶行的恶徒受刑。所以女儿受害后,每周风雨不改的到警局了解案情发展。是的,杀人偿命,朱爸爸盼望警方彻查,而法庭能够给于一个公正的判决。

等了近六年,潜逃至澳洲的嫌犯沙里尔回国,入境时就被警方扣留。朱爸爸沉长的等待似乎看见曙光,凶徒要被正法,公义要被满足。相信许多人和我一样,盼望案件水落石出,朱玉叶沉冤得雪,朱爸爸一家能够释怀,马来西亚人也能够释怀。

但我们忘了,这里毕竟是马来西亚,是司法权威摇摇欲坠,让人失望不已的马来西亚。在这个公义难以伸张的国家,法庭像是专门保护权贵的地方,法官不过是厚颜玩弄证据的丑角。2013625日,这一天,他们又再次的联手,羞辱公正,嘲笑正义,把一位父亲对女儿的爱,一个公民对司法的信心践踏在地。

不是吗?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朱玉叶私处的精液属沙里尔),被告沙里尔竟然可以被宣判无罪释放?!

噢!法官小人,男人的精液是不会无故出现在女人的私处的,就像你也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个世界,然后当上法官。所以,竟然在冰冷的尸体上找着沙里尔的精液,沙里尔是如何可以逃罪,如何可以无罪释放?

噢!法官小人,朱玉叶身上除了有沙里尔这个禽兽的精液,还有另外一只禽兽的精液,并不代表1+1=0:无罪释放;而是1+1=2:有两只禽兽干下这个恶行。所以,即或是杀害朱玉叶的是在逃的男子,也不表示沙里尔无罪。所以若杀害他的不是沙里尔,那么他就要将在逃男子指证出来啊?!否则我们有十足理由说他是共犯。这样,沙里尔如何逃罪?如何可以无罪释放?

另外,扣留所“战绩斐然”的警察部队,有没有向被告施加压力,大力审问沙里尔以供出在逃男子?这么一条重要线索,怎么不彻查?难不成这在逃男子是比沙里尔更权贵的权贵?是不可碰触的人物?

看见朱爸爸闻判后绝望和忿怒的要从代表公正的法庭二楼跃下,我也伤心忿怒得想和他一同跳下去!以抗议司法的不公和法官的不法,还有抗议代表公正和正义的法庭像间妓院!但我回过头想想,我要说:

是谁让一位父亲如此伤心欲绝?是残暴的野兽,因为他们夺去一位父亲的爱女。是执法不公的法庭,因为他们夺去了一位父亲为女儿伸冤的心愿。

所以朱爸爸,应该跳楼的不是你,而是干下恶行的禽兽,是判罚不公的法官,还有执法不力的警队。

朱爸爸,法官的宣判已经惹动人民的怒气,也引发了朝野政党的熊熊怒火。所以,无论您为爱女讨回公道的路途多么困难,我相信正义最终必要胜利,玉叶沉冤必有昭雪的一天。

所以请您继续勇敢,继续坚强,更要保重身体,喜乐度日。我会为您祷告,也会在文字和行动上支持您。

2013年5月23日星期四

究竟是谁在考验谁?

彭庆勤作品

究竟是谁在考验谁?

应该滚下台的狼狈爬上台?
不应该在野的被逼在野?
应该扑街的却做了官,大放“海啸”、“移民”、“森林”等厥词?
不应该扑街的却走上街头,继续高喊:“ubah”,“hidup rakyat”,“烈火莫熄”?
应该被抓的不抓?不应该被抓的却抓了?
应该被制裁的逍遥法外,不应被判刑的却死在警局?

究竟是谁在考验谁?
是人民在考验政府的耐性?还是政府在考验人民的耐性?

各位男人、丈夫、爸爸,是时候我们安顿妻小,准备上街了!


2013年5月7日星期二

大选前后

                  
                  大选前
                  穿寿衣,敲锣打鼓贺新年
                  高调赞扬华贡献

                  大选后
                  脱下寿衣,忘了穿衣
                  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坏心肠
                  怪罪华社是海啸
                  不懂感恩欲夺权
                  纠众朋党五毒散
                  惺惺作态问要啥?

                  纳吉政府听清楚
                  不是华人要什么
                  而是全民要什么

                  我们要公平,公义与和谐!
                  我们要干净,廉洁新政府!

2013年5月5日星期日

505的敬拜



教会今天没有主日崇拜,我也没有讲道。
我今天对主基督的敬拜,就是投下神圣的一票。
投票室成了至圣所,投票箱成了祭坛。
像摩西在圣地脱下鞋子,
我要脱下惧怕、私欲、咒诅,在神圣的内室投下神圣的一票。

祈愿505是新马来西亚的开始,是公义彰显的日子。
愿祢的国度降临,愿祢的旨意行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从此国人都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祢同行。

如此仰望祷告,是奉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名字祈求。阿门!

国阵这次完了!


国阵已经人神共愤,神憎鬼厌了。
创意、激情、希望、同心、期待、和谐、光明都已经离开他们了。

此刻与他们紧紧相连的只有谎言、肮脏、黑暗、龌龊、
非礼、恐吓、暴力、惧怕、绝望和歇斯底里。
还有,还有,飙车党、外劳、一马组织和刘特佐。

这就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总结:国阵这次完了!

2013年5月4日星期六

以大局为重?得看牺牲了什么...

   最近常常听到“以大局为重”这句话。我听了又听,想了又想,心里觉得非常无奈。因为在这样的一个时刻,一个国阵政府腐败恶行史无前例的摊在阳光底下的时刻,我们还需要劝自己和别人投票时以大局为重,其实是一件相当讽刺和悲哀的事。

两个原因。首先,国阵的烂还不能让一个人毫无挣扎,义无反顾的选党不选人,还需要人劝他:“以大局为重”,就表示这个人对国阵政府的贪腐、滥权、暴力、霸道的容忍度已经是超越正常人了...是应该送去不正常人研究中心看看医生了。

第二,如果有任何一个非国阵候选人,在这样的时刻,还会让人在投票时心里有丝毫挣扎,无法甘心的投下支持票,还需要他人劝告以“大局为重”投选他,这就表示这样的候选人还未竞选就已经算是失败了。到时如果他败选,他首先不能怪别人不以大局为重,而是先反省自己错在哪里(样衰?)。

说真的,我是很小心的以大局为重的。我的看法是:以大局为重,得先看看会牺牲了什么?祭司和法利赛人为了“杀死耶稣”这个大局,选择了释放强盗巴拉巴,牺牲了公义和良善;中国羽球队曾经多少次为了“中国夺冠”这个大局,设计了退赛和让赛的策谋,牺牲了诚实和对球员个人的尊重。所以,以大局为重,不能牺牲更重要,不可或缺的美好价值;就是诚实、良善、正直、公义和怜悯等等美善价值。事实上,正是对这些美好事物的追求,我们全民才会不分种族、宗教和文化,同心奋兴期望505一鼓作气与执政者算清楚!

因此,我们不能为了扳倒腐败政权这个大局,反而牺牲了起先激发我们的美好价值,否则我们会降低至与他们一样的高度,最终吊诡的自打嘴巴。换句话说,就是不能用恶扳倒恶,而是要以善胜恶。所以大局为重,也要实事求是、不散播不实谎言、不随意的指控与攻击,否则我们就与我们国阵政府没有两样。

所以我是在这样的原则下,以大局为重,选党不选人。因为再好的人,在一个已经贪腐得无可救药的党里就只有赔笑的份!所以,就算国阵代表是我的好朋友,校长,家庭医生、初恋情人,甚至是我父亲,我都不会投票给他们。不让他们获选是为他们好,我实在不忍心让所爱的人,在他们人生接下来的五年中赔笑度日。

可能大家(马华会员)会问,难道今天为了换政府这个大局,真要选上一些非国阵代表的烂人吗?我倒觉得目前就算有很烂的民联候选人,也应该拍马都追不上国阵的烂吧?所以,大局为重(有原则的哦!)再烂的人,如果他代表民联,我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还是会选他。但如果有得选择呢?比方说社会主义党(PSM)?我肯定会支持社会主义党,除了因为他们是民联的盟友(不会有造成两线制难产的可能),也因为他们的代表都是已经身体力行服务人民多年的精英,就像士毛月的阿鲁(Arul)与九洞的莎拉丝(Saras)。


2013年5月3日星期五

ini kali lah!


通常在一般的情况下,基督教会牧者无论是在讲台上或讲台下,都不会轻易表态要把票投给哪一个政党。因为深怕自己不小心滥用了主基督所赐的权柄,影响会众投票的意向。也担心被误解是为某一个政党或候选人站台。

但这一次,这样的时刻,绝对不是一般的情况。
因为迫在眉睫的505大选,绝对不是政党、种族和宗教之
间的斗争,而是正义良善与贪污腐败之间的斗争!

岂不见马来西亚在国阵政府执政56年来,已成为举世闻名的贪污国家,政要领袖和他们的亲戚朋党多年来藉着搜刮马来西亚丰富的土地和资源,个个家财万贯,肚满肠肥。各种不法利益环环相扣,使整个政权结构和体系也从首到尾成为一条吞象巨蟒,从内向外的腐败。贪财是万恶之根,这种结构性的贪婪,逐渐破坏侵蚀政治文化、司法制度、经济市场、教育体系的公正性,加深了贫富和种族之间的鸿沟。许多人因此被逼离开马来西亚,到别的国家一展所长,这当然直接打击了国家的发展。也因为贪腐,使那些真正弱势,贫穷的人,并没有得到本来就应该得到的帮助与支持。管你路有冻死骨,他们继续朱门酒肉臭!

非但如此,马来西亚在国阵政府执政五十多年后,已经失控成为公义难以伸张的国家。许多涉及暴力滥权贪污的政要、官员、警察和相关部门继续逍遥法外,然后继续扮演执法者的角色。这其实极端扭曲,也让人不得不佩服马来西亚人民的忍耐力。岂不听见赵明福、阿坦杜雅、古甘、阿米奴、沙巴尼和许许多多无辜人的血在发出控诉,等待一雪沉冤?所以,此时此刻绝对不是一般的情况。

因为对政府的腐败,对司法不公正的失望,又因为没有任何制衡的管道,我被逼与其他人一起走上街头表态。我政治关怀启蒙得较慢,709是我第一次走上街头;第一次经历了催泪弹的可怕,亲眼见证了政府的高傲残酷和主流媒体受控的无能为力;但也是第一次经历了不同种族同心合意,互相扶持的真正一个马来西亚精神。

我自己也没想到,在见识了执政者的蛮横无理后,我却更是执意参与428大集会。而显然的许多人都和我一样忿怒,这次的参与人数更多了。与我结伴同行的多了几位牧者传道,更令我惊讶的是,路上我见到几位神学院老师牧者也参与其中。他们是属于保守和谨慎的,却也受不了执政者的贪腐滥权,走上街头表达意愿。这让我非常非常的感动。还记得我们一行人,坐在如同囚犯一般被捆绑,象征自由的独立广场前,以主基督所教导的主祷文祷告,愿神的国度降临...突然我感到我们所站之处,是上帝赐给我们的流奶与蜜之地,要我们在这里尽忠顺服的跟随基督。虽然后来执政者毫无原因的以催泪弹水泡车疯狂攻击人民,又藉着主流媒体抹黑游行者,将示威者标签成破坏国家安宁与和谐的捣乱者。我却更是自信和从容,清楚的知道应该感到害怕的不是我们而是看似强大的执政者。

国阵政府虽然能够控制媒体,却无法控制人心。人民开始觉醒,如同Anderson觉醒成为Neo一样,越来越多人看清执政者的真面目,更多黑暗内幕、不法勾当、如同无法沉进水底的潜水艇一样浮出海面。原来308以后,执政者毫无悔意,只做表面功夫意思意思,却原来把所有的极端霸道外包给了土权组织。“一个马来西亚”果真只是口号和手段,如同粉饰的坟墓,外面美丽,里头却装满是死人骨头与污秽。

2013112大集会在执政者倍感压力束手无策而不加干涉的情况下,轰动圆满的落幕后,人民就一直在等,一直在等,就是等着国会解散,宣布大选...。噢!终于,终于大选落在三天后的55号。我们等了好久,就是这一次,ini kali lah,用选票表态,将腐败政权扳倒,还马来西亚青天与白云!

我再说,这次大选绝对不是政党、种族和宗教之间的斗争,而是正义良善与贪污腐败之间的斗争。现在不是一般的情况,不适合很“智慧”的故作中立,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害怕被误解为哪一个政党站台,而是以先知的职分勇敢的,诚实的指责执政者的不是。这不是一般情况,面对一个如此贪腐,屈枉正直的执政者,教会如果还没感觉,还龟缩在宗教建筑物里面,陶醉在宗教活动,敬拜模式和神学争辩中,我们就愧对神将我们放在这片土地的托付,必受神的责备和世人的唾弃。有鉴于此,许许多多的牧者传道,神学院老师,教会弟兄姐妹都藉着走上街头敬拜上帝,表达对执政者不义贪腐的忿怒,也在505大选前向周围的人表达投票意愿。

在这里我清楚的表态,这次大选,我选党不选人;我的投票选择顺序是:

社会主义党民联三党独立人士废票……国阵?门都没有!

不!我绝对不会把票投给国阵,因为这表示我认同这不义政权,我可不想在他们的污秽中有份。而如果你觉得我这样的表态很高调,很难接受,你应该看看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的廖鸿图牧师比我们何止超前一个马鼻,简直是整个身位。他以个人身份到古来国会选区为张念群站台演讲,真正的向群众说话,诉说何谓公义与公正。我在这里要给他一个大大的“赞”!

我再说一次,505大选无关政党,而是贪腐。所以投票给民联,不是因为民联太赞,而是国阵太烂。我也不会天真的以为民联若执政,马来西亚就会立刻变成天堂,我相信这只是新马来西亚的起步。但眼前的现况是,我们现在已经接近地狱了,所以改变是必然的 — ini kali lah!!!

2013年4月30日星期二

Undilah PAS



都什么时候了,马华和郑丁贤还一再炒作伊斯兰刑事法来吓唬人。说实在的,在国阵政府巨大的贪污和腐败的震撼下,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吓得着人的?若洗黑钱世界第二吓不着你,赵明福命案吓不着你,Lynas,石化厂也吓不着你,你却反而会被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伊斯兰刑事法吓着?我看你是时候看看眼科医生和精神心理医生了。

所以马华在主流媒体,无论是报章或电台的广告令人相当反感。什么投票给行动党就等于投票给回教党,什么只要民联执政回教党就一定会落实回教法云云。这些说辞其实相当可笑。有谁不知道投行动党一票就是投回教党和公正党一票?他们就叫民联啊!何须大做文章?我够知道投马华一票就是投巫统和国大党一票,你们就叫国阵嘛,所以支持马华就等于是继续支持腐败的国阵政府嘛!

另外,谁不知道回教党就是要落实回教政策?伊斯兰教义治国,伊斯兰刑事法一向都是他们的追求,他们也非常坦白,毫无掩饰,这反而赢得我的尊重,毕竟言行一致的政党不多。作为一位基督教牧者,我其实可以理解回教党宗教性的挣扎。有一些创党原则是他们不能背弃和妥协的,否则他们就不再是回教党了。我个人更喜欢这样的坦荡,好过巫统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善。在回教党领袖身上,我看见回教徒清廉、谦卑美好的一面,这是在巫统领袖身上看不见的特质。在巫统的手中,回教更像是被利用的鸦片,藉以捍卫他们的权势。他们外表敬虔,内里却装满各样违背回教教义的贪污腐败。

这样,是不是民联执政,反对党一定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我认为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要在国内修改任何重大政策,是必须通过国会多数票通过这一关的。换句话说,就是以民主的方式进行修改的。所以回教党纵然由此目标,也绝非他们单方面可以说了算的。而很明显的,公正党和行动党是很清楚和坚决的反对回教法的。卡巴星就是常常不理局势如何,坚定表达反对立场的哪一个。我倒觉得民联之间的这种分歧其实是好的,也是健康的。这不就是我们渴望实现两线制后所看见的制衡和成果吗?民联之间的些微分歧,总好过马华在巫统的淫威霸权下,阿谀奉承,唯唯诺诺的绝对一致,毫无分歧吧?

所以,不要害怕投票给民联三党,当以大局为重。作为一名教会牧者,大马公民,我会说:
我不要伊斯兰刑事法,也反对以伊斯兰教义治国,但我肯定会投票给回教党。因为惧怕一个还未成型,很大可能性胎死腹中的怪物,倒不如先卯足全力对付那已经肆虐多时,害人无数的恶魔。

2013年4月26日星期五

505之后,让我们高唱Wind Of Change!



     蝎子乐队的Wind Of Change是我最喜爱的歌曲之一。特别在505大选越来越靠近的日子,我一听这首歌就热泪盈眶,深深的被感动,内心充满期待。
     
     是的,马来西亚改变之风越吹越响,让我们聆听,让我们跟着吹奏,一同迎接505那神圣的一刻,迈向更美好的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儿女,505之后,让我们一起高唱这首歌好吗?

《Wind Of Change》

Follow the Moskwa
Down to Gorky Park
Listening to the wind of change
An August summer night
Soldiers passing by
Listening to the wind of change

The world is closing in
Did you ever think
That we could be so close, like brothers
The future's in the air
Can feel it everywhere
Blowing with the wind of change

Take me to the magic of the moment
On a glory night
Where the children of tomorrow dream away
In the wind of change

Walking down the street
Distant memories
Are buried in the past, forever
I follow the Moskwa
Down to Gorky Park
Listening to the wind of change

Take me to the magic of the moment
On a glory night
Where the children of tomorrow share their dreams
With you and me

Take me to the magic of the moment
On a glory night
Where the children of tomorrow dream away
In the wind of change

The wind of change
Blows straight into the face of time
Like a storm wind that will ring the freedom bell
For peace of mind
Let your balalaika sing
What my guitar wants to say

Take me to the magic of the moment
On a glory night
Where the children of tomorrow share their dreams
With you and me

Take me to the magic of the moment
On a glory night
Where the children of tomorrow dream away
In the wind of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