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

圣诞节,平安的符号


我们的周围充斥许多象征符号。当我们驾驶时,就必须和路上许多的符号打交道:“不能右转”,“在医院或学校范围不得超速”,“注意!这是车祸区”等等。有些符号是经由某一起事件或某一个人物,升华至成众人皆知的象征符号。例如:马丁路德金和甘地似乎已经成为非暴力抗争的代表人物。赵明福陈尸身影则成为马来西亚司法制度严重疏漏不公的符号。此外,一些符号则可能从原本的意义,经由更重大事件的发生,被赋予全然不同的意思。例如:十字架这刑具,过去在罗马帝国代表不祥,残酷的象征,但因为耶稣基督十架的牺牲,转变成为救赎,希望和重生的记号。

事件的发生,经过诠释,成为象征符号,让人一看就得以明白和领受。一些符号,对我们无关痛痒,一些符号则对我们生命有着特别的意义。有些时候正是某些符号强烈的象征,影响了某些事件产生奇妙的转折,而造就了新符号的产生,以致新旧符号彼此呼应,共鸣,加强了符号背后所象征的含义,掷地有声,叫人无可推诿。

圣诞节有众多象征符号,如:礼物、圣诞树等,但最具代表性的象征符号非“平安”莫属。圣诞节这纪念耶稣降生的日子,给人祥和、平安的感觉。正如《圣经》路加福音二章14节所记载的,天使在耶稣诞生之日向牧羊人宣告“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 “平安”在希腊文字根的意思是“完整”或“健全”。“平安”在圣经整体的概念极为丰富,涵盖生命和身体的健全、关系的和谐、富足和成功,以及没有战争。这表示在生命中没有任何的破碎和失去。无怪乎,“平安”是世人不分国家、种族和信仰的人共有的渴望。圣诞节这平安的符号,藉由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发生的真实事件,赋予了它更深的含义,也见证了圣诞节在人心中无以伦比的影响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随着圣诞节日的临近,圣诞节平安的影响力渗透敌对士兵的心,结果陆续发生士兵违抗上级,自发停战这极富象征意义的事件。维基百科也有相关记载,题目为“圣诞节休战”。在众多圣诞节休战事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当属1914年的平安夜和圣诞节休战事件了(2005年被拍成电影Joyeux Noel圣诞快乐,由Christian Carion执导)。当时法国、英国、德国士兵正在近距交战。随着平安夜的到来,法、英、德士兵都在各自的壕沟里度过平安夜,等待圣诞节的降临。后来,因着一首“平安夜”,士兵们各自从壕沟里走出来,在中间地带以德语、英语高唱圣诞诗歌,互相祝贺,交换礼物,并达至协议在圣诞节时当日休战一天。隔日,圣诞节当天,军队牧师带领大家进行了圣诞联合崇拜。敌对的士兵们因着圣诞节平安的符号象征,打破仇恨和战争的宿命,和平休战,共度圣诞,这样的“圣诞节休战事件”也成为了一个象征,力证圣诞节无远弗届的影响力。

事实上,赋予圣诞节影响力的,不是节日本身而是这节日的主人耶稣基督。耶稣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把自己的平安赐给你们;我给你们的,不像世界所给的。”(约翰福音十四章27节)的确,耶稣的 “平安”绝非世界所能给于的。耶稣的“平安”看似柔弱却极其强大,不可思议地使处在激烈战争的士兵失去战斗力。在“平安夜”的圣光颂赞中,他们心中对平安的渴慕就像缺了堤的大水,翻腾汹涌。他们不再以国徽作为符号看待仿佛没有面孔的敌人,而是把对方看为与自己一样的人;不止看对方为人,更看对方为朋友。


我着实盼望圣诞节的平安,能深深地影响马来西亚人。让“平安”这不分种族、信仰、语言和政党的共同渴望,能复合国家目前因为政治利益所造成的分裂,能挽回因为种族主义而牺牲掉的和平。

1 条评论: